注册 | 找回密码

·设为首页·收藏本页·证件核查
 
2019年10月16日 访问量:1909810
 

资讯首页 >> 资讯 >> 舆论监督 >> 内容



要舆论监督,不要监督舆论


时间:2019-06-08 9:08:45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 11月20日,央视发文《别用“深夜查房”的老套路抵触舆论监督》,称舆论监督是党和政府赋予记者的神圣权利,更是记者的职责所在。但近日,一位采访过福建泉州碳九泄露事故的女记者却遭遇到“深夜查房”,其在...

      1120,央视发文《别用“深夜查房”的老套路抵触舆论监督》,称舆论监督是党和政府赋予记者的神圣权利,更是记者的职责所在。但近日,一位采访过福建泉州碳九泄露事故的女记者却遭遇到“深夜查房”,其在网上的发声掀起轩然大波。事实上,每一次舆论监督都推动了相关问题的解决,在赢得民心的同时,还帮助地方政府部门更好地改进了工作。希望地方可以正确认识舆论监督,为地方舆论监督营造良好氛围。

     泉州碳九泄露事故后,当地警方对女记者精准的“例行检查”,疑似来自有关方面授意,显示当地缺乏接受舆论监督的诚意,更像在监督舆论。


要舆论监督,不要监督舆论


当年“井底人”全友芝在民权县市民广场接受记者采访


笔者不由自主地想起当年在北京青年报跟班学习时的一段遭遇。

那是201312月,北京天寒地冻,却突然曝出“井底人”新闻,一些身处社会底层的打工者,为省房租而住在下水道,有的人称已住20年。

被公开报道的“井底人”中,有来自河南商丘民权县的六旬老太全友芝。记者追访全友芝,希望帮助她在北京找到栖身之所,甚至像“井底人”王秀青一样,帮她在京找一份稳定的工作。

寻访发现,全友芝被当地政府接回去了,为她在当地北关镇敬老院安排了工作,月薪600元,管吃管住。在当地看来,家乡人在北京住在井下太寒碜,为首都形象抹了黑,给家乡丢了脸,希望她放弃“井底人”生活。

这样的安排也不失人性化,值得媒体跟进报道。于是,报社决定派记者赶赴民权县调查采访,我跟着记者罗京运同行。

晚上坐火车赶到当地住下,第二天一早打车前往全友芝家乡村庄——张道口村。

好不容易看到路边聚集了一拨晒太阳的老人,我们打开附有全友芝大幅照片的报纸,向他们打听全友芝住所,却没有一个人认得出来。老人指点我们到不远处的超市,让我们去找村干部,那里是村庄的聚集点,村委会就在隔壁。

循着指引找到村支书张天红家,但家里的人似乎对我们心存戒心,不肯确认是否村支书家。

找准全友芝的老伴姓刘,询之于村民,还是不知道全友芝住哪。但村民从姓氏中找到了特征,告知张道口村共有5个自然村,包括张道口、刘庄、陈庄、穆庄、宁楼,刘姓集中在刘庄。于是,我们直奔刘庄。

蹊跷的是,刚到刘庄村口超市,就有村干部模样的人等候在此。我们被告知,全友芝不在村里。

我们提出,请村里帮我们把全友芝接回村里,或者带我们找到老人留村孩子的家,但村干部想方设法搪塞过去。我们转而要求带我们去全友芝供职的镇养老院,但被告知老人还没有上班,目前还在医院接受体检。

到这时,我们确信遭遇了当地“监督舆论”,当地不希望以邋邋遢遢的形象展示给媒体。

最终,我们被从张道口村拉到县城,任凭我们如何希望在村里采访全友芝,都没能如愿。全友芝被村干部送到气派的民权市民广场接受采访。

再次见到全友芝,在京时的满头花白头发变成满头黑发,身上崭新的仿毛领黑色保暖外套明显是购置的新衣。村干部手上拎着全友芝的CT片,“民权县第二人民医院”字样清晰可见,全友芝吊针后的十字止血贴还留在手腕上。

不知道我们行踪暴露后的几个小时,当地给全友芝做了怎样的形象修饰。

全程陪同的当地干部告诉我们,全友芝报道出来后,当地通过在京老乡,在一家小医院找到打针的全友芝,将全友芝从北京接回,分管民政的副县长专门看望了全友芝,全友芝这几天都被安排体检,并接受治疗。当地称待全友芝身体无恙后即安排上岗。

采访时,当地干部全程陪同,全友芝对很多信息都表示“不记得了”,对老伴的信息讳莫如深,以两人感情不好长期分居为由,让我们一无所获。

然而,记者知道,全友芝在京受访时,她的老伴也在现场;全友芝受访惊吓后去医院看病,是由干女儿陪同的;全友芝被当地接回后,她的老伴仍留在北京打工,并没有被一并接回。后来的事实证明,全友芝放弃了当地养老院的工作,因为嫌工资少,重新回到了北京,跟老伴住在一起,重复以前的营生,只是再没有下水道可以住了。

当天采访结束后,地方干部跟随我们到火车站,怎么也不肯离开,任凭我们表示不需要热情相送,对方仍坚持目送我们走进站台才离开。

我们知道,陪同的干部肩负了“监督”的使命,一定要保证记者离开当地,不允许上演记者假离开的戏码。

事后笔者一直不解,我们只是要关注一个“井底人”的命运,无意揭示当地有人流徙入京的“悲惨生活”,寻访“井底人”的过程都算不得舆论监督,当地何以对记者防范如此严密?

这次河南寻访“井底人”中的遭遇,藏着一些地方、一些人对舆论监督的错误认知,就是尽可能遮羞遮丑,只肯以光鲜亮丽的一面示人。殊不知,遮掩的过程反倒演变成不太体面的“监督舆论”,给人提供了更大想象空间。

舆论监督和正面宣传是统一的。新闻媒体要直面工作中存在的问题,直面社会丑恶现象,激浊扬清、针砭时弊,同时发表批评性报道要事实准确、分析客观。

作者:法制观天下新闻网 来源:www.fzgtxnews.com

相关评论

发表我的评论
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法制观天下新闻网(www.fzgtxnews.com) © 2019 版权所有 法制观天下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主管:华夏法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常年法律顾问----王东 地址:北京市丰台区方庄南路15号楼11层1258国际刊号:ISSN2225-5842
    电话; 010--67332088 邮编:101101传真010--88177626 投诉电话:010--67356062 邮箱:fzgtx_666@163.com
    信息产业部备案/许可证编号:京ICP备13007229号-3